足协为球员讨薪:谁被钱掐住喉咙

7月19日下午,大连职业足球俱乐部球员白旭耀在微博上公开讨薪。当晚,中国足协宣布进一步落实各职业俱乐部的还款。这两件事使得足球俱乐部拖欠工资的老话题再次掀起了新一波舆论浪潮。

在权衡保护球员利益和俱乐部实际情况后,中国足协在新赛季前夕设立了三个还款时间节点,逐步解决2021赛季及以前的拖欠工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足协还要求俱乐部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拖欠工资。

7月31日是中国足协要求各足球俱乐部解决欠款30%的最后期限,也是各俱乐部解决欠款问题的第一个时间节点。未按要求还款的俱乐部将被禁止在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扣除3分。

一方面,讨薪球员公开维权,另一方面,拖欠工资的俱乐部不容易哭泣。不禁问:足球行业怎么了?

上海一位足球经纪人武清(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看中国足球,不能只看这个行业,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行。

除了母公司的直接投资外,中国足球俱乐部的主要收入还包括门票和参与和举办比赛的收入。大多数俱乐部的母公司都是房地产企业。

几年前,不缺钱的恒大将中超联赛带入了‘金元足球’时代,引起了各队的效仿。上海道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浩告诉记者,当时投资者的热钱涌入行业,将行业推向高水平。国内外球员都能拿到很高的薪水。与房地产高度绑定的金元足球也存在泡沫。泡沫被戳破后,各大足球俱乐部资金紧张,拖欠工资事件频发。

当金元足球结束时,俱乐部股权改革和引进多元化股东被视为化解金元足球风险的好方法。2015年出台了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的提法,但直到2019年,职业足球俱乐部才开始试探性进行。然而,巨额债务是俱乐部股权改革的最大障碍。与此同时,反复的疫情和经济形势的下降导致了股权改革的困难。

俱乐部的生活更加艰难。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未能如期推进股改,负债累累,于今年5月宣布解散。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正处于股改的尴尬阶段。

普通工人也可以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但足球运动员只能找足协。

足球俱乐部与足球运动员之间的纠纷属于行业纠纷,应当由行业内的纠纷解决机构管辖。一般来说,人民法院对此类案件没有管辖权。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研究《体育法》的律师告诉记者。因此,在拖欠工资后,足球运动员只能由足球协会设立的仲裁委员会处理,仲裁结果仅在行业内生效。

然而,由于足球运动员、俱乐部和足球协会之间的复杂关系和内部矛盾的解决,很难实现一碗水。在这种情况下,决策掌握在足球协会手中,如果它想偏袒俱乐部,那就很容易了。吴清透露。

记者了解到,在维权难的情况下,拖欠工资的足球运动员必须像往常一样训练和比赛,通过继续劳动为俱乐部创造收入,反向为工资提供保障。许多足球运动员在努力训练和参加比赛后仍然没有得到应得的工资。循环形成恶性闭环。

刘浩感慨地说:从整个联赛体系的完善到各行业从业者权益的保护,中国足球要建立良性的商业形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拖欠工资事件频发,解决不好,会影响整个足球产业的发展。中国足协不能坐视不管。

对此,中国足协主席陈旭元表示,他不仅坚决维护球员、教练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合法权益,督促俱乐部尽快解决拖欠工资问题,还考虑俱乐部的实际经营情况,给俱乐部一定的解决时限,促进俱乐部筹集资金,改善经营状况,借助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推进改革。

新赛季前夕,中国足协出台了分批解决拖欠工资的方案,放宽了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的准入门槛,允许球队先开赛后还钱。

为妥善解决2021赛季及之前的拖欠工资问题,中国足协设立了三个时间节点:2022年7月31日前解决拖欠工资不低于总额的30%,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拖欠工资不低于总额的70%,2022年12月31日前解决拖欠工资。在上述三个时间节点,相关俱乐部必须向中国足协提交2021赛季所有教练、球员和工作人员签署的欠薪还款表。

7月19日,中国足协宣布,为了准确掌握各职业俱乐部的拖欠工资,进一步落实各职业俱乐部的还款工作,中国足协最近向各职业俱乐部发布了足球字﹝2022﹞268号《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落实2022赛季各级职业联赛相关政策的补充通知》。

根据通知,中国足协非常重视各职业俱乐部报告的拖欠工资解决方案的实施。对未按照报告计划和政策要求解决拖欠工资的职业俱乐部,中国足协将按照有关处罚规定认真处理。

如果所有拖欠工资的俱乐部都被打死,必然会在联赛甚至中国足球行业造成冲击。武清认为,中国足协还款计划的目的是稳定整体形势,然后一步一步。

至于足球协会的效果,刘浩认为,如果足球俱乐部拖欠工资可以严格按照中国足球协会的规定偿还,这将在促进拖欠工资的治理方面发挥作用。

据《足球新闻》报道,目前中超联赛有9支球队拖欠工资,只有一些俱乐部能够在7月31日前按照中国足球协会的规定偿还欠款。广州已向足球协会申请延期分配,上海申花正在进行股权改革,还款压力也很大。

刘浩告诉记者,俱乐部背后的投资者,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没有钱拖欠工资,而是投资者的主要业务需求。相比之下,对足球产业的投资不是优先事项,所以这部分资金很可能被拖欠。

如果俱乐部在扣分和降级后仍然没有还款,那么等待它的可能是被市场淘汰和解散的遗憾结局。然而,即使俱乐部解散,只要它没有被取消或破产,它仍然必须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吴清说。

对于那些真正没有钱的俱乐部,他们应该用什么来偿还?吴清补充说:这取决于俱乐部的其他资产可以通过司法程序进行审判和执行。但这个解决方案既费时又费力,最终的效果无法确定。

武清认为:要根除俱乐部拖欠工资的顽疾,仅仅有足协的行业规范是不够的在制度设计上必须有国家司法强制执行的保障。

相关法律也在不断完善。在《体育法》律师看来,今年6月24日发布的新修订的《体育法》是期待已久的进步和希望的曙光。

修订后的《体育法》共有122条,比1995年版的《体育法》多66条,修订和变更的100多条。增加了反、体育产业、体育仲裁、监督管理四章,可以说是《体育法》的第一次大修。将于2023年1月1日生效。

根据《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工作规则》第二条(规定内容: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是中国足协处理行业内部纠纷的仲裁机构)和第五条(规定内容:仲裁委员会受理的案件包括会员协会、足球俱乐部、足球运动员、教练和经纪人。根据注册、转会、资格、工作合同、经纪合同等行业管理纠纷)的规定,可以知道,长期以来,球员只能向中国足球协会内部仲裁机构申请仲裁。

新修订的《体育法》明确提出设立体育仲裁机构,并赋予足球运动员直接寻求法律仲裁的权利。

刘浩指出,在新修订的《体育法》中,第九章体育仲裁制度的核心亮点是:明确体育仲裁的独立原则;建立体育仲裁的一裁终局原则,明确体育组织内部救济的法律地位,制定体育仲裁的特殊程序。

简单地说,体育仲裁是独立于足球协会、俱乐部和足球运动员。未来,体育仲裁将从司法层面解决球员拖欠工资的问题,球员的权利保护将真正实现法律依赖。最重要的是,在切断利益转移后,仲裁的公平性可以得到相应的保证。刘浩直言不讳地说。

然而,目前关于体育仲裁的规定相对粗略,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和磨合期。如违约标准、仲裁委员会的构成、仲裁制度的建立等。

无论是足球协会仲裁还是体育仲裁,刘浩提醒大多数足球运动员——足球运动员在与足球俱乐部签订合同时,需要请律师或足球经纪人帮助检查合同条款,并通过他们与俱乐部保持良好的沟通,这是足球运动员履行合同的关键。如有争议,足球运动员可以及时采取必要有效的方式保护其权利。

当体育仲裁真正落地时,足球运动员在司法制度层面的维权无门局面将成为历史。

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投资者关系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操作许可证联系我们的友谊链接招聘人才用户体验计划未成年人非法内容报告算法推荐专项报告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营业执照:B2-20090237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