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疆法案:无视国际法的霸权外交工具

近日,《二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以下简称《涉疆法案》)正式实施。这是以盗用人权为名实施单边制裁的恶法。虽然穿着法律外衣,举着防止强迫劳动的旗帜,似乎占据了法律正义和道德高地,但本质上是服务于国内产业政策和实施霸权主义的单边强制性措施。涉疆法案不仅破坏了国家间的贸易关系,危害了全球供应链的安全稳定,而且对国际和平构成了威胁。

虽然涉疆法案的名称被命名为预防强迫劳动,并打算以人权为基础,但美国制定涉疆法案的动机并非如此。涉疆法案的本质是美国在中美关系质变的背景下,急于重塑全球供应链,维护竞争地位的组合拳之一。近年来,美国一些人认为“中国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安全构成了重要且日益严重的威胁”,不再视中国为国际舞台上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特朗普政府开启了中美关系更具对抗性的时代,而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前任对中国的态度。两个月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中国对国际秩序构成了最严重的长期挑战。在此背景下,新疆已成为美国全面遏制中国政策的重点之一,新疆法案是其以法律形式包装的政治斗争工具。

新疆在世界上许多供应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传统产业中,中国占世界棉花出口的20%以上,其中新疆棉花产量占中国棉花总产量的85%以上。同时,新疆也是世界三大番茄加工产区之一。在新兴产业中,中国是全球光伏产业的制造中心,产能占全球市场的70%以上,近45%的原材料来自新疆。从2010年到2020年,中国在全球多晶硅生产领域的比例从26%上升到82%,而美国的比例从35%下降到5%。从纺织、番茄、多晶硅等优先部门名单来看,涉疆法案的立法目的更加明显。美国通过非关税手段打击中国特定产品,限制非关税壁垒的新疆优势产业,迫使美国企业不进口相关产品,产业。其目的是为美国全面遏制、抹黑和压制中国的政策服务。美国服装鞋协会会长表示,该立法完全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或其他产品,严重破坏服装行业的合法供应链。

制裁被公认为国际法的灰色地带,内涵和边界都不清楚。国际法关于单边制裁合法性的讨论通常可以追溯到1927年国际常设法院对荷花案的判决。该判决承认,国家享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并确立了国际法不禁止的原则。然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化,单边制裁的合法性越来越受到质疑。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更多的决议,明确指出,单边制裁阻碍了国际贸易的透明度、贸易、航行自由和可持续发展,不符合联合国确定的原则。2014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的《人权与单方面制裁决议》(A/HRC/RES/27/21)呼吁所有国家停止采取、维持或执行不符合国际法、国际人道主义法、联合国和平关系规范和原则的单方面强制措施。特别是有域外影响的单方面强制性措施阻碍了国家贸易关系,阻碍了《世界人权宣言》和其他国际人权文件,特别是个人和国家的发展。因此,总体而言,一国以单边制裁为手段逼迫另一国改变其政策,虽然存在较多的国家实践,但这无法改变其属于被习惯国际法规则禁止之行为的性质。虽然国际法中单边制裁的合法性需要通过案件评估来准确判断,但原则上应严格解释其合法性;换句话说,在案件评估中,除非单边制裁有明确的合法性依据,否则应推定违反国际法的习惯。

作为单边制裁措施,涉疆法案的合法性来源于对新疆强迫劳动事实的认定。然而,没有证据表明新疆有强迫劳动,美国和西方宣传所谓的种族灭绝和指控是胡说八道。新疆法案所依据的所谓独立报告只指控没有证据,荒谬,无视事实,甚至将配对援助和减贫视为强迫劳动。今年5月,联合国人权学院巴切莱特女士应邀访问中国,这是中国17年来首次接受联合国人权学院访问中国,表明中国政府积极参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开放态度和人权信心。在访问新疆期间,高校考察了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新疆的反恐和去极端措施和成果,以及新疆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劳动权利保障方面的措施和成就。新疆已连续五年多无暴恐案件,社会安全稳定,发展持续改善,人民安居乐业。访问过新疆的外国各界人士都认为,他们在新疆的所见所闻与西方媒体的妖魔化报道完全不同。事实胜于雄辩,所有涉疆谎言谣言在事实面前都不会自破。

美国海关和边境局也不是决定是否有强迫劳动的合格主体。国际劳动组织制定了一系列强制劳动公约和文件,中国政府批准了28个国际劳动公约,如1930年强制劳动公约。国际劳工组织有一个全面、长期的监督体系,有一系列多样化、相互巩固的机制。专家委员会是国际劳工组织的主要监督机制和政府在批准的公约下定期报告义务的交叉口,涉及所有公约。专家委员会通过审议缔约国报告、发布年度报告、投诉和投诉机制,监督公约的履行。此外,国际劳工组织的监督机制和联合国的人权机制相互加强和补充。因此,国际劳动组织专家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机制是解决强迫劳动问题的合适平台。一国在没有实地考察和可靠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另一国境内发生的事件,必然会陷入自言自语的逻辑悖论。

新疆法案的核心概念是反驳推定原则,即除非美国当局无强迫劳动认证,否则新疆所有产品都使用强迫劳动,除非进口商提供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货物不是全部或部分在新疆开采、生产或制造。随后,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禁止进口这些产品。这显然违背了现代法治精神和现有的国际人权法。

首先,新疆法案涉嫌有罪推定和举证责任倒置。该法案是基于新疆制造的所有产品都使用强迫劳动的假设,没有确凿的事实依据和有效的司法认定。反驳推定要求企业承担举证义务,而不是海关官员,违反行政机关举证行政处罚的基本原则。

目前,《国际人权法》对供应链人权责任的要求仍处于概念形成和法律化的初级阶段。从最近各国关于人权责任的立法来看,无论是基于披露义务和单一领域的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加州供应链透明度法案、英国和澳大利亚现代奴隶法案、荷兰童工责任法,或者德国供应链企业尽职调查义务法案、挪威企业透明度和基本人权和体面工作条件法律、法国公司警告义务法、欧盟企业可持续责任指令,适用人权责任采用行为义务而不是结果义务标准。涉疆法案要求海关和边境局适用反驳推定新疆法案要求海关和边境局适用可反驳的推定,实际上采用了结果义务的判断方法。这一更高的标准将要求进口商不仅在评估供应链时使用尽职调查,而且对海关和边境局可能审查的项目信息的要求做出全面和实质性的回应,这将导致企业合规成本的激增。严苛的人权尽责标准超出了既有国际人权法的范围和各国的立法实践,违反了比例原则。

二是限制措施歧视性。供应链中的强迫劳动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国际劳工组织估计,目前有2100万人成为强迫劳动的受害者,80%的强迫劳动发生在私营企业。在全球供应链关系复杂化的背景下,打击强迫劳动是各国共同应对的挑战。然而,作为国内贸易限制措施,我们应该遵循非歧视性原则,而不仅仅是针对某个国家的一些竞争产业。涉疆法案指向中国的假想敌,旨在打击中国的优势产业,违反非歧视性原则。

消除强迫劳动是所有国家都需要面面临的挑战。然而,美国对其严重的强迫性劳动问题视而不见,继续按照意识形态对立和狭隘的国家利益标准实施人权政治化外交战略,不仅严重影响了全球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且破坏了国际人权法的基础。新疆法案再次揭示了美国人权问题的双重标准和虚假本质。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